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9章 军爷拐人中
    薛锦则老神在在的又叫了一壶茶,看向唐明,“这个茶馆的茶不错啊,你怎么没有离开?”(薛大少又开始装逼了!!!)

     唐明摇摇头,淡淡的说:“不知道,我只是觉得你不会让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 这倒是让薛锦惊讶了,这个人到底是聪明到逆天呢,还是第六感异乎常人。

     尽管心里惊讶,薛锦面上却是笑着说:“那就是你的感觉骗了你,我没有要留下你的意思,还是说你跟那两人一样,想巴结我?”薛锦挑挑眉,对方如他所想的站起来,羞愤道:“唐某虽然不才,却也不是那种谄媚之人,就此别过了。”

     远远的看着唐明离开的背影,薛锦内心给他点了个赞,“也算有些将门之风!”不过这里的茶真好喝啊!

     茶馆的小包间里,此刻只剩下薛锦一人坐在那里喝茶,他一个人煮茶倒茶,倒也自得其乐。当商柏寒黑着脸走进来的时候,薛锦一点惊讶也没有,头也不抬淡淡的说:“回来了?”似乎早就知道对方会回来。

     商柏寒见薛锦如此,心下更是不忿,一屁股坐到椅子上,恼怒的看着薛锦,“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爷爷会把我赶出来找你?”

     薛锦拿起刚煮好的茶喝了一口,慢悠悠的说:“怎么可能,我又不是神仙,还能未卜先知不成?!”

     商柏寒狐疑的看着薛锦半响,薛锦也大大方方的任由他看,许久,商柏寒才彷如放弃了一般,“算了,你到底是说谎还是实话,我也看不出来,随便吧,总之你不要以为有爷爷帮着你,我就会听你的话,我就不信我爷爷会帮外人不帮我!”

     “我发现你很奇怪,从早上到现在,一直都是我跟着你走,看着你玩,我貌似没有让你干什么啊?!”这大少爷是有被害妄想症么?!

     商柏寒呆了,“你不是我爷爷找来教训我的么?!”

     薛锦黑线,无语的看过去,“我本来只是以为你的朋友圈有问题,没想到你的心智也有问题啊!”

     “心智?朋友圈?你胡说,本少爷好的很,你才有问题呢!”

     “抱歉,说了你不懂的词汇,是我懂得太多伤害了你,真是抱歉!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喂你够了哦!

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跟你开玩笑了!”赶在某少爷要爆发前,薛锦摆出一副讨饶的表情,“言归正传,我们来打个赌吧?”

     “什么赌?”

     “就赌刚才走的那三个人,你的朋友,看看他们哪个真正的把你当做了朋友,而不是凯子和傻瓜。”

     “他们三个都是我的好朋友,我才不跟你赌,你输定了!”提到自己的朋友,商柏寒有些恼火薛锦的提议。

     “既然你觉得他们把你当做真正的朋友,也认为自己赢定了,那为什么不跟我赌呢,赢了,我就不再跟着你,商老爷子那里也由我去说,毕竟我也不想天天跟在你后边被人烦啊,如何?”

     商柏寒想了一下,反正自己赢定了,趁机把这个讨厌鬼给赶走挺好的,“好,我赌。”

     薛锦挑唇一笑,“一言为定!啊,对了,我没带钱,一直等着你回来结账呢!”

     商柏寒:“……”突然觉得很认为对方高深莫测的自己很傻逼。

     月上高空,尖脸和圆脸喝的醉醺醺的从春香楼里走出来,身上一身的酒气参合着脂粉气,在门口迎客的姑娘身上摸了几把,这才yin笑着离开,在巷子口,两人分道扬镳,尖子脸走进了一条更黑的小巷子,没走多远,突然迎头套上来一个厚实的袋子,接着尖脸的便感觉自己的脖颈处架着一个冰冷锋利的东西,当下吓得直叫,“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啊,我腰上的钱袋你拿走便是,千万不要害我性命啊!”手上捧着自己的钱袋。

     “哼,钱我当然要,但是你们跟商家那个小兔崽子是朋友,那个小兔崽子抢了我媳妇儿,我要杀了他泄愤,你跟他要好,想必也害了不少姑娘,今日我不会放过你的,受死吧!”说着脖颈处的刀又移动了几分,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接过钱袋,一旁的商柏寒面容一囧。

     那尖脸的吓得不得了,大声哭号着:“那事儿都是他商柏寒一个人做的,跟我无关啊,你要找就找他去啊,其实,我也恨那小兔崽子啊,又笨又傻又看不起人,若不是有商纵横那老头子在,他商柏寒算个屁啊,好汉,你若是想找他报仇,我可以帮你把他约到郊外去,到时候随便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不是他的好朋友么?听说你们天天厮混在一起呢,怎么可能帮我,你休想忽悠我。”

     自己的小命快没了,尖脸的颤抖着叫道:“谁说我跟他是好朋友的,好汉,实话告诉你,我打从心底就讨厌他,看不起他,你说他商柏寒凭什么啊,要不是有商纵横,有商家,他商柏寒就什么都不是,每次那个傻子被我和胖子怂恿着去做坏事,到处败坏商家的名声,我心底就笑他傻,这次江玉林的事情就是的,我打听道江玉林约了荷官,却骗商柏寒说我们先约的,结果被江玉林抓走了,那傻子一听就跑去找江玉林的麻烦,结果被关进了大牢,只是可惜他爷爷太厉害,他没关两天又出来了。不过那又怎么样,有个厉害的爷爷了不起么,还不是被我耍的团团转。他商柏寒就是个白痴傻瓜,商家落到他手里,早晚会败光的。”也许是害怕,也许是酒精作祟,尖脸的几乎将心里所有对商柏寒的抱怨吼了出来,连脖颈处的刀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。

     “好汉,好汉你还在么?”尖脸了呆呆站了好久,也没听到动静,试探着摘下头上套的布袋,一看,漆黑的小巷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了,好像刚才做了场梦一般。

 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跟他一样,圆脸的也体会了刚才的梦。

     薛锦双手抱胸,看向脸色青白难看的少年,“怎么样,还有最后一个,要去看看么?”

     “看,我当然要看,我倒是要看看,到底这三个人里,有没有一个真心把我当朋友。”商柏寒寒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 薛锦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随便你了,不过不管这最后一个是不是把你当朋友,这场赌局你都输了哦!”表情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。

     商柏寒脸色一僵,有些后悔的说:“那个……我输了,要做什么?”竟然忘记了问输了的条件。

     “也没什么咯,”薛锦得瑟的摆摆手,“就是好好配合我完成你爷爷交给我的任务,怎么样,很简单吧?”薛锦对着商柏寒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,牙花子在黑夜里几乎要闪瞎某少爷的眼。

     因为唐明不像另外两个人喜欢逛花楼,所以在某少爷的强烈要求下,两人只好夜闯唐府,看着那破败的四合院,完全想不到里面住了一个曾经是将军的人。

     运起大轻功将商柏寒带进唐里,无视对方的星星眼,“你自己去试探吧,我一会儿来接你。”说罢就纵身几个跳跃,消失在商柏寒的眼前。

     随意挑了个房顶坐下,薛锦从系统包裹里掏出醉花酿,月下独酌,很是装逼啊。正喝的熏然的时候,薛锦听到下面的院子里有人在唱歌,岳飞的《满江红》,这个时代也有这首曲子?!

     好奇的看过去,只见到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在那里舞枪,一边唱一边舞,把枪舞的虎虎生风,即便离得很远,薛锦也从那枪法中体会到了肃杀之气,配着那歌声只让人觉得热血沸腾,看到兴起,薛锦不由喊道:“好枪法!”

     那男子收枪站定,一双布满沧桑的眼睛直瞪向薛锦的方向,“你是何人,竟敢擅闯我将……唐府。”

     竟然暴露了,薛锦撇撇嘴站起来,不甚在意的摸摸脑袋,“你继续吧,我只是路过来打酱油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休想糊弄本将军,小贼,看枪!”

     红缨银枪携风扫来,逼得薛锦只能跳下去迎战,从院子里的武器栏里挑起一把银枪,转身朝对方扫荡而去,那中年男子眸光一亮,大喝一声,“来得好!”不退反进,朝薛锦冲去。

     两个人打的你来我往,未免对方受伤,薛锦特意没有用上内力真气,他的枪法来自天策,招式精妙无比,而中年男子的枪法则是大开大合,动作老练,招式没有一丝的多余,是真正从战场上总结出来的枪法。

     酣战一场,这一老一少反而亲近了几分,颇有些忘年交的感觉。正打到起兴时,小院子里走进来两个少年,一个是唐明,一个则是黑着眼圈的商柏寒。

     唐明一进来看到自家老爹跟薛锦打起来,瞳孔一缩,不由叫道:“爹,快住手。”以他家现在的状况根本得罪不起贾家。

     多了两个不知轻重的小鬼,这院子这么小,薛锦没兴趣继续打下去了,利落的收枪,退到商柏寒身边时,乐了,“我说才一会儿没见,你怎么就成了熊猫了!想当国宝想疯了啊!”

     “什么熊猫国宝的,总之都是你的错!”商柏寒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薛锦,都是这个人的错,要不是他突然走开,自己怎么会被唐明揍了一拳。

 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,商柏寒和薛锦分开后,就学着薛锦那样准备给唐明套个头袋,再来出试探来着,可惜唐明不是那两个脓包,因为其父是大将军的原因,他自幼习武,警惕性也比一般人高些,所以商柏寒准备套头袋的时候,唐明已经先下手为强,直接一拳头揍过去了!

     商柏寒咬牙,打死他也不准备把这件丢人的事情告诉薛锦,他完全可以料想到,如果告诉了薛锦,会得到怎样的效果!摸了摸自己仍然有些疼的眼睛,看了看满怀歉意的唐明,心里还是有点小高兴的,刚才借着机会他跟唐明讲清楚了,唐明是真心把他当朋友的,那就够了。

     “话说,大叔,你有没有兴趣到我的府里去做事,提供食宿和安家费,每月月钱二十两白银,年底还有双薪哦!”

     商柏寒:我擦,这个吝啬鬼改性子了啊,竟然舍得花钱了!